当前位置:主页 > 资源 > 设计理论 >

网师随笔 从魏书生到余映潮
栏目分类:设计理论   发布日期:2019-11-30   浏览次数:

在我看来,在当代语文教育界,魏书生和余映潮就是将唯技术主义发挥到极致的典型代表。 第一,自主性在哪里?板块式教学的板块内容都是由教师设计的,尽管其中也不乏学生主动学习和探究的元素,但自主学习的前提依然是被搁置的。在这样的课堂里,学生只能循着

  在我看来,在当代语文教育界,魏书生和余映潮就是将“唯技术主义”发挥到极致的典型代表。 第一,自主性在哪里?“板块式教学”的板块内容都是由教师设计的,尽管其中也不乏学生主动学习和探究的元素,但自主学习的前提依然是被搁置的。在这样的课堂里,学生只能循着老师设计的板块和步骤前进,依然是“带着镣铐跳舞”。甚至,余映潮“板块式教学”在自主性方面比不上钱梦龙老师“三主四式”教学法,后者留给学生的自主空间更为广阔,更有利于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与热情。 余映潮是当代语文教学名家之一,曾几何时,他的“板块教学法”火遍中学语文教育界,不断地被研讨、阐释、探究、模仿。语文学界也给予了余映潮高度评价—— “魏书生缺乏超越于功利之上的人文关怀,缺乏站高望远的知识视野,缺乏对教育作为必要的乌托邦的切身理解,而只能成为一个对应试教育服服帖帖,对教学大纲亦步亦趋,惟技术论的、匠气十足的语文教师。” “‘板块式’教学思路所表现的外部特征是教学结构清晰,所表现的内部特征是教学内容优化。对传统教学思路而言,‘板块式’教学思路是一种富有活力的创新,是一种很有魅力的突破,是一种具有实力的挑战。” “语文特级教师余映潮多年致力于语文教学设计思路研究,创立了一套较为系统而全面的课堂教学设计方法,在实践层面为语文教学提供了新视野,为实现语文教学科学性与艺术性的有机统一,开辟了一条有效路径,在理论和实践方面给大面积上的语文课堂教学,带来了全新的开阔视界。” 从导语到教师的语速、动作、语言,魏书生都有着自己深刻的见解和丰富的经验;魏书生老师注重交给学生学习的方法,引导学生的自学,他说掌握方法,会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。从一篇文章、一本书、到一门学科,他都钻研出了有效的自学方法,教给学生,使学生能够凭自己的能力学会知识,画出知识树。同时,他还引导学生在学习的过程之中锻炼了自己的观察力、记忆力、想象力和写作能力。除此之外,他还积极引导学生博览群书,开拓视野,充实思想。在评价方式上,魏书生大多采用“自留作业,互批作业,自己当自己的考官”的自主评价方式,这些大胆的放手措施,有力地实现了对学生的教育,更重要的是学生的各项实践能力都增强了,让学生真正成为了学习的主人。 我们不得不佩服余映潮的教学智慧,他把语文课堂教学安排得如此结构严谨、层次分明,使得原本“无象无形”的语文教学充满秩序与美感。 “在魏书生那里,文学之美基本上是缺席的,更遑论艺术与思想。他的那一套,只是为应试教育而发明的授课技术,其目的指归,只在于考试分数。什么诗意、什么美感,统统毫无踪影。” 应该说,李泽厚对于“实用理性”的界说从一个侧面揭示出魏书生、余映潮等在语文教学思想和行动上存在的不足与弊端。而“唯技术主义”,无疑是当前语文教学需要警惕甚或要加以纠正的危险倾向,应当引起我们的重视。 但是,这一切并不能掩盖技术主义的痕迹。正如蔡朝阳老师在《魏书生与技术主义》一文中指出的那样—— 魏书生是语文教育名家,是“那一代”的领军人物,也是中学语文教育界的一个传奇。他曾是颇有前途的工厂政工干部,写了一百五十多次的报告,却转岗做起了民办教师;他教中学语文,用二十节课教完二百节课的内容,且学生成绩好的出奇;他同时担任两个班的班主任,学生到他的班上,个个品学兼优;他不是专职的作家,却出了几十本著作;他不是学者,但他的教育思想却被作为教育成果研究和推广了几十年;他事业家庭两不误,家庭和睦,儿子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清华大学。这一切都透露着不可思议的色彩。 第三,文学性在哪里?语文教学,不只要教学生掌握语文语言文字,使得他们学会思维、学会表达,更重要的,还要教学生审美,引导他们初步掌握文学鉴赏的一些基本的方式方法,并在此基础上感受文学之美。正如德国思想家伯尔指出的那样:“如果说文学研究还有什么意义的话,那么它一定要填补水银柱上的空白,要使人为的、或者是基于自我蒙骗的、似乎是现实的燥热冷却下来,对其进行重新整理,创造新的比例。”遗憾的是,在“板块式教学”的课堂里,大量的思维与语言训练消解了文学的美与崇高,使得语文课成为技术主义所占领的高地,空洞无物,少有趣味。 我总觉得,“唯技术主义”对于当代语文教学的渗透与影响是一种值得警惕的危险倾向。 “实用理性”不涉及抽象的思维辩论,他们考虑的不是永恒的人类话题,不是超越经验的辩论,诸如柏拉图提出的“美是什么”等纯概念的探讨,而是从现实出发,探求的是现实所需要的问题,一切以眼前的境况为理论的出发点和归宿。 第二,整体性在哪里?我相信,语文教学应该一个整体,遵循着“形式——内容——形式”的内在节奏。对于文本的理解和感悟应注重整体把握,“文章写了什么?怎么写的?为什么这么写?”对这些问题的回答都需要站在整体的立场上,切忌单一、片面和割裂。“板块式教学”中的每一个板块都为达成某个学习目标而具有相对的独立性。但有时,这些板块之间是缺乏逻辑联系的,阻碍了学生整体把握文本。 徐明旭,男,1975年生,安徽天长人,现为天长市实验中学语文教师,天长市教育读书协会理事,安徽省散文家协会会员。热爱读书思考,热爱写作,有诗歌、散文、文学评论、教学随笔、教学论文100余篇发表。读书座右铭为“读世间经典,养浩然正气”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 “技术主义”,指的是处理社会生物现象的一种非主体化的、只强调技术的理论形式或思想。当被运用到教育教学领域,“技术主义”不可避免地淡化或消解了人在教育中的主体精神。而“唯技术主义”即是指只崇尚教学技术、技巧,“只见树木,不见森林”。 也就是说,魏书生语文教学的起点与终点都是应试,在他那里,几乎不存在文学审美,这一点,当然源于他自己对文学的无知。此外,在他的语文课堂里,尽管也会有“过程与方法”的不同,但其实质都是技术主义的泛滥,鲜有对学生的精神问候与关怀。 乍一看似乎颇得语文教学之法,但其中潜藏着问题。魏书生自己在谈教学设计思想的时候说,“采用情景教学是否会削弱‘双基教学呢?我的体会是:运用得当,更有利于进行字、行、句、篇的教学和听、说、读、写的训练,特别是在古典文学作品的教学中收效尤甚,关键在于教师精心设计画面,备好情景教学课,切忌粗制滥用,或画蛇添足。” 李泽厚先生在论述先秦时期思想文化特征时曾说:“先秦各家为寻求当时社会大变动的前景出路而授徒立说,使得从商周巫史文化中解放出来的理性,没有走向闲暇从容的抽象思辨之路(如希腊),也没有沉入厌弃人世的追求解脱之途(如印度),而是执著人间世道的实用探求。”由此看来,中国传统文化和西方传统文化相比较,其特点就在于“实用理性”。 教学时,根据这首诗的每一行写一个景色的特点,创设出形象鲜明、色彩鲜艳、富于美感的投影片。这幅图的景象是:两个黄鹤在翠绿的柳林枝头上鸣叫;一行白鹭正在蔚蓝的天空中飞翔;依窗可以看见西岭常年不化的积雪;门外停泊着要到万里之外东吴去的船只……同时播放《绝句》的配乐诗朗诵录音。随着悠扬的乐曲声,又操作黄鹤在柳林枝头欢歌跳跃和一行白鹭飞上蓝天的复合片。这样化静为动,化虚为实,学生仿佛置身于美丽的草堂,三亚亚沙会吉祥物设计突出环保,感受到课文所描写的情景。

相关热词: 设计与生活美句

相关内容
Copyright © 2002-2020 www.huanaobi.com 天空彩要好彩与你同行 版权所有    粤ICP备88888888号   关于我们 | 广告合作 | 版权声明 | 意见反馈 | 联系方式 | 原创投稿 | 网站地图 |
特效 教程 资源 资讯